• <div id="guwpj"><ol id="guwpj"></ol></div>

    1. <em id="guwpj"><ol id="guwpj"></ol></em>

      1. <div id="guwpj"><tr id="guwpj"></tr></div>
        <em id="guwpj"></em>
        1. <div id="guwpj"><ol id="guwpj"></ol></div>

            <em id="guwpj"></em>
          1. <div id="guwpj"></div>

                    <em id="guwpj"></em>

                    <dd id="guwpj"></dd>

                    <em id="guwpj"></em>
                    1. <blockquote id="guwpj"><meter id="guwpj"></meter></blockquote>

                            <div id="guwpj"><tr id="guwpj"></tr></div>

                                1. <
                                  >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發現上饒 > 上饒故事 >

                                  鉛山人以前都是這樣過年的!那濃濃的年味...

                                  www.dlxm.icu  發布時間:2019-02-02 09:14  文章來源:鉛山人社區

                                  年味,一抹漸淡漸遠的馨香

                                  文/老煙

                                  對年,我一直有一種鐘愛,愛那彌散著火藥硝香的鞭炮聲聲,那夾裹著濃郁松香的簇簇篝火,那稚嫩甜潤喜慶的索要紅包的吉祥童音,還有那融融和洽團圓飯間的暖暖親情……這一切,如同幼年時那一幕幕無邪的趣事,始終牽扯著我的記憶與我的魂靈。年的喜悅,有時讓我總能在疲憊倦怠之時,神經上突然泛起一股清流。
                                  1


                                  我的家鄉鉛山縣篁碧畬族鄉地處武夷中腹。早時,由于交通閉滯的緣故,這里很少與外面的世界有什么親染,除了那些到七十里外的陳坊鎮擔貨的腳力們會給這遠鄉帶回偶爾的驚奇,其它的所有一切,則是要靠這兩三千人的山村自已去完成創造與消化了。那時當然沒有電,自然更沒有如現在的網絡KTV麻將機這些可以讓人長久足不出戶的消遣。那時甚至沒有撲克麻將。記憶中篁碧最奢侈的娛樂設施是一副麻雀紙牌——那還是一位國民黨的遺孀用盡了心機才保存下來的,我依然記得,那是一大疊長條形,印著萬索筒如麻將一樣字碼的紙片。銀發紅面的老太太紙牌主人每在玩牌結束之時,都要用帛子將紙牌兩面擦了又擦,然后再小心翼翼地把它們整齊碼迭在一個雕刻了花紋的小木盒里,上上鎖,然后擱進花板床的床架柜里再上一道鎖。

                                  記憶中,這副紙牌一年中只有屬于過年的正月那幾天才能使用的。閑時,就算是老太太也沒得空來娛樂的,一大堆孫子孫女需要伺料,晚間又舍不得昂貴的煤油。所以,那些會玩紙牌的婦女(似乎也有兩個老倌會偶然混跡其中)常常要把牌癮從今年的正月一直熬到來年的正月。對此我會記憶猶新,卻不是因為牌的本身,而是因為喜歡玩牌的奶奶總會在衣袋里放上一把咸南瓜籽或幾小塊用紙包了的冰糖,我一搗亂,便能得到一撮瓜籽或一塊冰糖的賞賜。




                                  最有趣當然還是孩時的大年。

                                  出了篁碧水尾以外的鄉方,年夜飯都設在在大年三十傍晚。而且,都要關上大門然后一家人圍在廳堂里享受大年大餐。有些地方甚至連出閣了的女兒也不能留在家中。我總覺得,這種年夜飯少了點什么。篁碧則不同。不知究竟從什么時候起,篁碧祝、林兩大望族把農歷十二月廿七日當成了除夕。所有大年夜里應該履行的儀式程序在廿七這天就履行了,祭祖,團圓,旺火,對聯。年的所有氣氛在這天早早的就遍地飄溢了。



                                  有關這早年的來歷有三個:一是說林祝二姓的先祖是窮苦出身,年年負債過年,為了大年三十逃債,他們便在廿七日提前把年過了,年三十則躲到別地逃避債務;第二個來歷與第一個恰恰相反,說是林祝二姓一直是望族,每年都會放出大量外債,為了在大年結束之前將所有債務回收,他們便在廿七日這天過了年,然后便可一身煥發地四處收帳;我最喜歡也最愿相信有關過早年的第三個說法。說林祝二姓都是大家族,家中兒女眾多,在經歷了太長時間過年無法真正全家團聚的遺憾后——出嫁的女兒都在夫家過年。終于有一年,不知是林祝哪家想出了一個好辦法:廿七這天提前把年過了,那么,就能把女兒留在家里和和美美地過個團圓年!這種說法是最美的,它把親情中由于習俗而造成的遺憾用了個最圓滿的方式給彌補了,將那種無法割舍的血肉情感用一個節日綴成了圓圓的彩環。人性,親情,依戀在這個彩環里熠熠生輝,迸射出了人間最曼妙的禮花!

                                  是的,肯定只有這一說法才是最合理最正確的。不是嗎?正是這種親情的延續才造就了今日篁碧年飯桌上的溫馨。唯有我們篁碧的年夜飯才算的上是真正的團圓,父母兄妹姑嫂兒女媳婿孫甥,甚至要好的朋友與和睦的村鄰也會被這陶然天倫感染,接踵而至捧上美酒奉上衷心祝福哩。



                                  那時,我感覺的出這團圓的可意,卻未必會如今日對此油然感動。我那時更在乎的是席間豐盛的菜肴與濃冽的甜米酒醇香。

                                  肉魚自然是有的,象所有的中國人一樣,篁碧人也都注重討個好彩,肉諧祿魚喻余。年夜飯桌上還有意借高升的甜米糕,有象征平平安安的船形夾子米果,其它一桌子菜也盡是平素即算來客也見不到的葷腥。雞是整缽的,鴨是整盆的…讓我難忘的是,還是因為彩頭,我連接幾年受了祖父的瞪眼,原因是叫錯了菜名。在我們這兒,過年一直到元霄,豬頭是不能叫豬頭的,得說元寶,豬耳得叫順風,豬嘴叫千金…諸如此類的,名稱很是吉祥。好在只要童兒們沒犯滔天大禍,大人是不能責打的,叫錯了名兒,卻也只是遭一眼瞪視,然后則是不厭其煩的糾錯。

                                  年夜飯大都在天全黑時就結束。然后是孩子們最幸福的時光了。沒待大人們點燃用松精作柴的旺火,我們便忙不迭地向大人們索要壓歲錢了。父母們這天也特爽快,立馬便掏出兩角或是五角錢,然后再三叮囑,說這錢今兒不能用,明天交還,等三十夜再給。我們當然屁顛顛的應了,然后,揣著放進最貼身的衣袋里,接著便邀上小伙伴們去打年飯前各家門口搶撿來的未炸爆竹。



                                  篝火旺旺,笑聲頻頻,于孩子們,一年中這最幸福的一夜將無疑會刻在他們腦海,直到老暮!而林姓祝姓的孩子們,更因為祖先的仁愛,比別姓的孩子多了一分榮光——他們衣袋里提前兩或三天有了好幾毛錢供他們顯擺。盡管,那幾毛錢到頭可能一分也沒花而成了新學期的部分學費。
                                  2
                                  最熱鬧卻是正月。

                                  大年初一是平淡的。篁碧有大年初一不串門的傳統,這天除了按習慣一早吃了齋飯上當地會圣庵上個香祈個福外,直到晚飯后,一般都是各自宅在家中自家人閑聊。這期間孩童們倒撿了個自在:大家夜里通宵守歲早巴望能補上一覺咧。


                                  初一晚上仍要燒旺火,每年年尾年頭,旺,在這里可是個最要緊的盼頭了,祖輩盼兒孫旺,父母盼家道旺,我們這些伢兒也巴望著能有個健旺的身體好日后干仗不輸。所以,三十初一兩天,各家都攢足了勁兒比誰家篝火燒的更旺。我們家有四勞力,爺爺父親和兩個哥哥,頭年冬他們便連斫了兩天松精,堆的香龕壁后大半間房。因此,添柴時我絲毫不用吝嗇松精,拚命往火上堆,直將火焰逼的近丈高。倘這時到村頭雞冠石往村子里看,那場面是絕對震憾的:整個村子被火光染成了紅色,一堆堆篝火被夜黑與晃晃屋影分割成了一團剛出煅的金子,火紅包裹著金黃,耀眼,璀璨,又象一攤攤被煎熬透了的荷包蛋被巧手排布成了星羅。不,壓根不用荷包蛋來形容,再站高一點往下看,這一村的旺火本來就成了星空,稍有異的是天上群星是冰冷木然的,而腳下的這塊,卻是熾熱的,正在用溫暖將寒冬消融,為篁碧送來了騰騰的希望吶!


                                  3
                                  初二的篁碧就沸騰了。篁碧有十個甲,十個甲又分別分布了大大小小上百個姓氏。那會,這兒人搞活動都以姓氏為單位。一到初二,各個姓氏的德高萬重的長者便要邀本姓骨干商談并落實活動內容。那時候的活動項目雖不算多,但也不能算少。龍燈,花鼓戲,蚌殼燈,串彈,花棍,還有小伢們的草龍燈等許多名堂。

                                  我記得,我們姓祝的以龍燈見長,以前幾乎每年都要扎一紅一白一紙一布兩條大燈。作為孩童,大滾龍燈(紅紙身竹木骨)是沒我們的份兒的,我們多是搶布龍的矮倉或是寫著“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的兩架排燈,再大些還可以扛兩人舞的獅子燈和象燈。


                                  差不多初二下午就要開始扎燈,男的劈篾削棍做龍燈骨架,女的扯布剪紙蒙龍身。我們這兒的龍燈亦不同于外面,篁碧的龍燈輕巧、結扎,滾龍燈是通身的紅,滿透著熱熱鬧鬧的喜慶,滾舞起來時就如同十數個人在舞動著火紅的烈焰,時兒盤旋,時兒翻騰,燈倉里搖曳的燭光這時便幻著了火龍流淌的血液,將一條紙糊篾扎的燈龍賦予了生命;布龍則是全身素白,極顯肅穆。除了龍頭二倉與引珠由熟諳舞龍的大人掌控,龍身至龍尾十數倉盡由稚童們提扛,輕飄飄的,提著并不吃力。但這也不影響白布龍舞動的精彩,本來,除了舞龍細節中的大破倉需要龍龍身稍作配合,更多的舞龍就是由龍頭引珠們動作的。有時我會覺得這白布龍的舞龍一點也不遜于紅滾龍燈,而且從動作協調性上還似乎更勝于紅滾龍。舞引珠和龍頭的技術動作要求十分專業,不僅要完成戲珠的搶、奪、讓、騰、躍等所有動作,而且,快慢節奏更要配合的恰到好處,疾如旋風,緩若浮云,將一條嬉珠玉龍的興奮表現的淋漓盡致。

                                  玩燈夜,總能在喧天的鑼鼓聲中,在不絕于耳的爆竹聲中找到一種歡喜,即算是最后被淋了一身燭油或被四濺的爆竹硝泥污濁了過年的新衣,我們依然樂此不疲。


                                  有時我們索性自已邀上十幾個玩伴,請大人幫我們扎一條屬于我們自已的草龍。這中間的樂趣也自是極妙的,而且,除了編扎龍燈需要請大人外,其它燈會的所有手續全靠我們自已經營、操作。從集資、報燈、串戶路線設計、一直到各家酬燈果食錢鈔的分配。儼然就是一個小型經濟協作組織,讓我們在很小的年齡就多少有了些經營與管理的意識。我們的草龍龍頭與大人們的龍燈頭和龍尾看上去并無兩樣,只是稍小巧些。龍身節數視人數而訂,用水稻禾梗搓大鞭繩連接,頭尾內各置兩根小燈燭,中間倉節處則各插點燃的蒔香一枝。別看這條龍簡陋,參于人多時,這條草龍也會另配兩架“國泰民安,風調雨順”排燈,有時甚至借來祠堂里的鼓呀鑼呀營造出一番龍王出巡的陣勢哩.尤其讓我們得意的是,在篁碧,素有草龍最大之說,為此,碰見大人的滾龍燈或是布龍,我們可將草龍往路中一橫,大人燈便要乖乖地發給我們蠟燭與幾包得來的糕點以示敬貢哩。

                                  好多人家甚至歡迎草龍的熱情甚于大滾龍或布龍,原因是我們草龍進戶時那一串專業的彩歌太討人歡欣:“龍燈進屋,買田做屋,龍燈進間,買田買山;龍燈尾巴游呀游,東家老板飼豬大似牛;七十斤的豬油,八十斤的板油,今年吃不完,留到明年過中秋……”這彩頭,實在,動聽,在我們這些稚嫩的童音高吭地唱誦下,遠勝了世上最美的歌樂,因為我們唱出了那個時代遠山農民最大的祈愿與追求,唱出了善良本份的農家婦女們心中最渴望的理想!



                                  燈會中,東山翁姓的花鼓燈也屬最讓我們神往的一種。據說翁姓人從明代就開始正月跳花鼓燈的傳統了。在我們這,也只有翁姓人才會玩花鼓燈,似乎,這種形式本來就是他們的獨創,所以久行不衰,一半是緣于他們那地的人口只適應用這種形式來裝扮過年的喜慶外,另一半原因,則恐怕是翁家一代又一代人在心底下意識地想將祖先創造的文化延承下去吧!

                                  而那時,我們是不會思考這些形式以外的東西的。我們衷情的是花鼓燈里那些如彩蝶穿花般的舞姿,是那形裝怪異反串女人的男花婆,是花公花婆那些活潑詼諧的唱腔唱詞。花鼓燈其實應該稱花鼓戲更為合適。除了那七八個娉婷姑娘極力展示婀娜時晃動了手中花燈的流光,觀者的眼神更多投向的是唱念舞打的花公花婆。如今,他們究竟唱的是什么我是記不清晰了。然而,我卻永遠忘不了冬月里男花姑額角被花燈映照出閃著金光的汗珠,忘不了簇擁在花鼓燈周圍那一蓬蓬喜人的笑聲!


                                  4
                                  那時篁碧人是少有人賭博的。正月的晚上有這樣那樣的燈會。而日間,也有好去處。我們這兒尚武崇道。正月里,正是學武學道學戲曲串彈的好時際。每年過了正月初二,那些精通茅山法的精通武藝精通器樂的能人們就得大忙一通。幾乎村里所有的后生小伙們都會按興趣相約來拜師學藝。這當兒,我們也撿了個大便宜。篁碧人口少,誰跟誰三棍子都能扯上親戚。技藝師傅們自是樂得送個人情,來者不拒且不收學費,徒弟們拎上包點心點了柱香便算拜了師。所以,叨了大哥們的光,我們這些黃毛小子也就能在一旁跟著學了些東西。


                                    
                                   學武的多教長手,比如齊眉棍、凳花什么的。教短手(拳術)的很少,真正出過大名的只有中村村的一個姓梁的武師——據說他早年走過鏢,還據說他一潑腳可以把一個上百斤的石鐘從上廳踢到下廳。那時我們不喜歡短手而羨慕長手虎虎生風的氣勢和花樣。于是,在祝家祠堂里,幾年來在旁邊瞎跟著,我居然也學會了一套叫“獅子背劍”的棍法。
                                     有時候也蹭到謝家老屋和林家老街去看他們大人學串彈和茅山法。可惜,年齡太小的緣故,那工呀尺呀的樂譜叫法和茅山法里天書般的符篆畢竟接受不了,這兩樣本事我最終卻是沒半點收獲!


                                  5
                                  稍大些,村里通了公路,再大些,村里有了電。隨著這兩大現代文明的流入,撲克,麻將也跟著入侵了篁碧。再后來,外面越來越多的新鮮事物如洪水般咆哮而來,廣播、電視、收錄機、VCD、直至電腦寬帶智能手機……但凡一種現代娛樂設備進入,篁碧的年味就淡了一分。越到后來,年味愈淡。直至而今,篁碧的年已如同一位風燭殘年的老朽了,鄰里的和睦,濃郁的親情,醉人的歡笑……只在刻意回憶時方模糊地晃現在渾濁的眼眸里,花鼓燈、山歌會、串彈和草龍燈進屋時那一串金鈴般的唱響,早是漸淡漸遠,只留下依稀的痕跡。即便是最喜慶的那兩條伴著歡暢鑼鼓聲燈龍,即便是那曾映紅了半邊天的熊熊旺火,而今,也隨著現代人少動的弱臂,有些蹣跚了,有些消沉了。年味已淡!惟留下的一點形跡,是大年廿七與三十時飯桌上交錯的觥籌,是年初一時在路上相逢相互多是飄渺弱弱的一聲寒暄。


                                  年味淡遠了,但此際尚戀戀地糾際篁碧上空似不舍揮別。那么,還能留住那一抹記憶里醉人的馨香么?

                                    [ 責任編輯:小魚兒 ]
                                    开马结果今晚开码结果
                                  • <div id="guwpj"><ol id="guwpj"></ol></div>

                                    1. <em id="guwpj"><ol id="guwpj"></ol></em>

                                      1. <div id="guwpj"><tr id="guwpj"></tr></div>
                                        <em id="guwpj"></em>
                                        1. <div id="guwpj"><ol id="guwpj"></ol></div>

                                            <em id="guwpj"></em>
                                          1. <div id="guwpj"></div>

                                                    <em id="guwpj"></em>

                                                    <dd id="guwpj"></dd>

                                                    <em id="guwpj"></em>
                                                    1. <blockquote id="guwpj"><meter id="guwpj"></meter></blockquote>

                                                            <div id="guwpj"><tr id="guwpj"></tr></div>

                                                                1. <div id="guwpj"><ol id="guwpj"></ol></div>

                                                                  1. <em id="guwpj"><ol id="guwpj"></ol></em>

                                                                    1. <div id="guwpj"><tr id="guwpj"></tr></div>
                                                                      <em id="guwpj"></em>
                                                                      1. <div id="guwpj"><ol id="guwpj"></ol></div>

                                                                          <em id="guwpj"></em>
                                                                        1. <div id="guwpj"></div>

                                                                                  <em id="guwpj"></em>

                                                                                  <dd id="guwpj"></dd>

                                                                                  <em id="guwpj"></em>
                                                                                  1. <blockquote id="guwpj"><meter id="guwpj"></meter></blockquote>

                                                                                          <div id="guwpj"><tr id="guwpj"></tr></div>

                                                                                              1. 香港马会APP怎么进不去 风彩彩票下载app 北京赛车pk直播 奔腾彩票极速赛车下载 快三012路速查表 乐彩彩票 重庆时时5星人工计划 福彩15选5预测分析 西班牙足球比赛360 快乐赛软件 时时每天赢5万的方法 排列五开奖号码结果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743 冰球突破豪华版网站 江苏时时结果 辽宁33选7开奖结果